李小狗

小时候学过国画,就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们总是要调墨,什么焦墨、浓墨、重墨、淡墨、清墨,那一盒颜料里用的最多的是赭石、藤黄和花青,其他的都很少用。现在看来,只有把墨运用地出神入化,才是国画的风采之处,而大片的留白,更是让人觉得很安静淡然,体现了人的大智大慧。由衷地喜欢墨的颜色。

评论

热度(1)